建筑文化师 今天是 2018年06月23日 星期六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首页回顾
频道分类
综合
要闻
观察
专题
新闻视频
揭秘热门职业:建筑文化师
歌德说,建筑是凝固的音乐;黑格尔说,音乐是流动的建筑。建
象山报德寺开展国学、禅修、中
在金秋十月桂花飘香季节,报德寺启动弘法利生事业。从十月开
首批建筑文化师颁发国家职业证
建筑文化师将在全国有序统一开展培训工作,参加学习者经过
 
  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资讯 >> 观察 >> 正文..
红会社监委监督虚置源于制度惯性
发布时间:2013-06-24
来源:观点中国 作者:余燕明

 

数千万元赈灾款被投入“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

 

汶川地震后,红会由“李连杰壹基金计划”募集的数千万元赈灾款被投入“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”,院长王振耀09年获聘红会社监委委员。王曾任民政部社会福利与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,研究院已去掉“壹基金”,改称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。(5月26日《中国经营报》)

 

郭美美事件重创红会以后,标榜“独立、公正、客观”的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的成立,一度被外界视作拯救红会公信力的救命稻草,甚至还被寄予红会忍辱负重尝试自我救赎的厚望。也许是积重难返,如今数千万善款被挪作社监委委员的办院资金,此举将不仅抵消掉社监委作为第三方监督机构的独立性,也几乎难再让公众对红会抱有丝毫的信任与期待。

 

起初红会迫于信任危机成立社会监督委员会,尤其是邀请包括迟福林、白岩松在内等多位威信较高、声誉较好的公共人物和专家学者担任监督委员,这让许多担忧对红会难以形成有效监督的热心人士开始充满期待,而社监委自诩的独立、公正、客观更是迎合了公众的监督诉求。然而,事与愿违。

 

实际上,独立、公正、客观的第三方从来都不是贴标签和自我标榜得来的,它应该包括诸多的条件限制和规则保障,比如排除监督者与被监督者的利益相关,对外信息的公开,任职监督的回避等。从一开始,红会招募监督委员就限于单方的意向决定,而缺少聘任公示、发布信息的公平程序;此次,红会借慈善公益之名给社监委委员拨款建设研究院,不仅缺少必要的信息公开,更被怀疑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暗箱操作。试问,如此又怎能确保社监委的独立与公平?

 

红会的官办性质,决定其无可避免地存有严重的官僚鄙陋,以及缺少监督和信息公开的制度习惯。红会寄生式的生存模式,在既迫于外界压力必须成立社监委,又要保护既得利益不受削弱的情境下,欺上瞒下、打擦边球势必成为其成立社监委的不二准则,社监委从监督者的角色摇身变成“被收买”的受资助者,便是生动的佐证。

 

所以,所谓的独立、公正的第三方监督机构,只不过是红会制度惯性下掩人耳目的文字游戏,为糊弄迎合公众玩弄的文字游戏。事实证明,徒有其表、空喊口号的社监委,不但没有对红会形成必要掣肘,反而成为攫取慈善利益的蛀虫,与红会沆瀣一气、狼狈为奸,肆意侵蚀着社会公众的善心。如果红会不能脱离现有的制度惯性,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,相信实难重建其社会公信。



分享到:

 
 

对象为城市规划、设计、园林、装修、房地产、家庭布置等大专以上学历相关工作者

      权威性、合法性、认同性

Email: 13914758765@163.com     

 

  文章排行榜
   图片新闻


 

 


 
国家职业建筑文化师——中国建筑文化专家委员会
Copyright © 2011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. 皖ICP备1701127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-20060060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京)字第788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【2010】667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(京)字108号